“火炉”城市越来越多(关注·炎热天气)--浙江频道--人民网
人民网

炎炎夏日,一些城市如同“火炉”。过去人们认为中国有四大“火炉”城市,现在情况有了变化

“火炉”城市越来越多(关注·炎热天气)

记者 刘毅

2012年08月16日08:47    来源:人民网-《人民日报》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

  • 打印
  • 网摘
  • 纠错
  • 商城
  • 分享到QQ空间
  • 分享
  • 推荐
  • 字号

两个陌生人在路上遇见,互相望一眼,就“熟”了——炎炎夏日里,这样的段子在一些天气炎热的城市里流传甚广。对这些酷热难耐的地方,人们往往用一个夸张的词语来形容:“火炉”。

哪些城市气温最高,所谓的中国“四大火炉”到底是哪几个,众说纷纭。

最近,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的专家,对最近31年的气象资料进行综合分析,结果表明,全国夏季炎热程度靠前的10个省会城市或直辖市为:重庆、福州、杭州、南昌、长沙、武汉、西安、南京、合肥、南宁。

这些城市的“热度”是如何统计出来的?是否意味着新的“火炉”城市排行榜新鲜出炉?

1、哪些城市是“火炉”,长期以来说法不尽相同

“火炉”是人们对天气酷热城市的夸张称呼。记者调查发现,哪些城市是“火炉”,说法不尽相同。  

长期以来,中国“四大火炉”之说流传很广。现在,“四大火炉”出现了好几种城市组合,多为长江流域的几个城市。第一种组合是武汉、南京、重庆、南昌;第二种组合是武汉、南京、重庆、长沙。上述两种组合认可的人比较多,第一种组合还被写入过地理教科书。此外,有一种说法称重庆、武汉、南京、济南是“四大火炉”,还有一种说法认为,长沙、武汉、重庆、杭州是“四大火炉”。

国家气候中心气候与气候变化评估室主任、研究员张存杰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火炉”城市没有确切定义和科学的标准,有的是民间说法。

传统意义上的“火炉”城市是指长江流域大型城市,夏季受副热带高压控制,维持较长时间的高温高湿天气,使人们感到闷热难耐,好似在“火炉”中一般。后来人们想给“火炉”城市定个标准,采用了不同的指标,如有的使用极端最高气温,有的使用高温天气(在气象上,通常将日最高温度≥35℃作为高温天气)日数等;使用的资料时间长短也不相同,如有的用近10年的气象资料,有的用近20年的资料。由于采用的指标不同、统计的时间段也不同,因此给出的结果不尽相同。

“判断一个城市是否炎热,需要考虑多种因素。”张存杰说,“如夏季北方地区超过35℃的天气越来越多,但相对于南方地区,高温持续时间短,空气湿度低,白天和晚上温差大,人体的不舒适程度远低于南方地区。因此,不能仅用极端最高气温等单一指标来确定炎热城市。”

2、判断炎热程度,考虑气温和相对湿度的综合影响

张存杰介绍,气象上反映热的指标很多,如最高气温、最低气温、平均气温、气温日较差(指一天中气温最高值与最低值之差)等,但要反映人体在周围气温环境里的舒适程度,还需要考虑空气相对湿度、高温的持续时间、风速、辐射等要素。

为此,气象专家构建了一个判断指标——“炎热指数”,主要考虑气温和相对湿度对人体舒适状况的综合影响,同时确定了炎热指数的计算公式。炎热指数值越大,人体感觉会越不舒适。气象专家将炎热指数达到85的那一天,确定为高温炎热日。

“人体为了维持体温稳定,需要释放多余的热量。在高温条件下,如果空气干燥,可以通过出汗和汗液的蒸发来散热,但如果空气湿度太大,人的散热系统的效率就下降了,人体汗液无法蒸发散去,就会感到很不舒服。”张存杰说。  

由于我国幅员辽阔,从南到北横跨热带、亚热带、温带等多个气候带,如果把不同气候区的城市放在一起比较它们的炎热程度,很难找到统一的标准。为了使得出的结果更具有代表性,国家气候中心专家根据1981年到2011年这31年的气象观测资料,综合分析我国主要城市的炎热指数、极端最高气温、高温日数、夏季平均最高气温和最低气温等要素,得出的结论是,近31年全国夏季炎热程度靠前的10个省会城市或直辖市为:重庆、福州、杭州、南昌、长沙、武汉、西安、南京、合肥、南宁。其中,长江流域特别是长江中下游地区炎热城市最多。

3、全球气候变暖和城市热岛效应,使“火炉”越来越多

为什么近年来“火炉”城市的名单似乎越来越长?

张存杰认为,这主要是气候变暖和城市热岛效应的影响。全球地表观测资料分析表明,全球气候呈现以变暖为主要特征的显著变化,尤其近50年全球平均增暖速率越来越明显。在全球气候变暖的背景下,我国的气候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,地表平均气温明显升高,升温幅度比同期全球平均值还要略高。

此外,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城市人口聚集、建筑物增多、下垫面(指与大气下层直接接触的地球表面)改变、交通压力增加、生产规模不断扩大以及人为热源增多等影响日益加剧,导致了明显的城市热岛效应。卫星遥感和地面观测资料显示,城市地区下垫面温度明显高于周围地区。

张存杰说,近几十年,我国北方地区的增温高于南方地区,北方大城市的增温更加明显。北方的西安、郑州、石家庄、济南、北京、天津等城市,炎热程度越来越重。西安、石家庄等城市,近几年夏季高温日数超过了20天,出现了超过42℃的极端最高气温,人们普遍感觉天气越来越炎热。南方地区的城市虽然增温幅度没有北方城市明显,但炎热程度并没有减轻。

4、炎热排名并不重要,关键是积极应对气候变暖

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和城市化的发展,近几年我国高温热浪事件频繁发生。一些城市里,持续高温及闷热天气对人们的身体健康和正常生活造成较大的影响,对露天和户外工作人员影响更明显。炎热天气还造成突发疾病明显增加,中暑人数激增。如2006年夏季,四川、重庆等地遭受罕见的持续高温热浪袭击,代表重庆主城区的沙坪坝气象站有14天的最高气温突破40℃,并且于8月15日创下了43℃的当地最高气温历史极值。8月14日至15日,重庆有2万人中暑。

气候专家指出,受全球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共同影响,极端高温事件呈现范围扩大、频次增加的趋势。高温热浪已成为最严重的气象灾害之一。事实上,高温热浪在全球造成的人员死亡,比洪水、龙卷风、强风暴加到一起还要严重。

“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预测,未来全球变暖的趋势还将持续。随着城市化的发展,城市热岛效应还会越来越明显。”张存杰强调,“人们会感觉到城市越来越热,炎热城市会越来越多。炎热程度排名靠前一点、靠后一点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社会各界都要积极行动起来,采取有效措施减轻高温热浪对人们身体健康和生产生活的危害,同时努力减少温室气体排放,减缓气候变暖的趋势。” 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2年08月16日   22 版)

(责编:吴志清)

手机读报,精彩随身,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,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。
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
  • 原创推荐
  • 风情小镇
  • 旅游频道
  • 图说中国
  • 热点推荐
  • 环球博览
  • 图说浙江
  • 人民电视